导航菜单
德云社相声春晚台词丨郭德纲于谦《兄弟情长》文字稿
影视台词网    2024-05-06 12:35:0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郭德纲:谢谢,这是过年了。

于谦:就是。

郭德纲:我们老哥俩给大伙拜年。

于谦:应该的。

郭德纲:先得给于老师道喜。

于谦:给我道什么喜。

郭德纲:你看看,双喜临门。

于谦:哪啊。

郭德纲:一个是过年了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一个是您得了一个影帝。

于谦:哎哟呵,您太捧我了,谢谢各位,谢谢,谢谢。

郭德纲:这些日子我看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这出,于谦老师演那电影《老师好》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得了个影帝。

于谦:他们捧我。

郭德纲:澳门金菊花奖。

于谦:不是。

郭德纲:金的,各位。

于谦:不是,什么金的,你先等一会,金莲花奖。

郭德纲:金莲花奖。

于谦:对。

郭德纲:澳门电影节。

于谦:是,有这么一个。

郭德纲:太棒了。

于谦:谢谢。

郭德纲:在后台我就道喜了。

于谦:是吧。

郭德纲:师哥给您道喜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影帝。

于谦:嗨。

郭德纲:郭麒麟正在跟前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我也要努力。

于谦:孩子听出来。

郭德纲:要当影帝,我得安慰他。

于谦:是吧。

郭德纲:好好的学。

于谦:就说孩子。

郭德纲:但是不要有压力。

于谦:那当然。

郭德纲:就记住这句话。

于谦:什么呀。

郭德纲:你拿不拿影帝,你也是我儿子,因为作为父亲来说,我这个年龄,我不是一个儿子。

于谦:哪你就父亲了,你先别说了。

郭德纲:怎么了。

于谦:你这句话把我都给饶上了。

郭德纲:我怎么没听明白呢。

于谦:我可明白了,哪儿就。

郭德纲:想的太多了,没有意思知道吗。

于谦:是吗。

郭德纲:鼓励孩子好好学习。

于谦:应该。

郭德纲:因为现在观众太爱咱们了。

于谦:大伙都捧场。

郭德纲:我就听真真的,人观众说了要听于老师。

于谦:听我。

郭德纲:我们给于老师都编了个顺口溜。

于谦:编的什么顺口溜。

郭德纲:听于谦不阴天。

于谦:不阴,全是晴天。

郭德纲:大太阳。

于谦:呵。

郭德纲:听于谦不阴天。

于谦:赶上好天。

郭德纲:哎。

于谦:还有吗。

郭德纲:信高峰得永生。

于谦:这厉害。

郭德纲:热心观众。

于谦:是是是。

郭德纲:卖了窗户门听听张鹤伦。

于谦:哎呦,还有吗。

郭德纲:卖了地和房听听周九良。

于谦:嗯。

郭德纲:卖了爹和娘听听孟鹤堂。

于谦:嚯,全都不要了。

郭德纲:最厉害就是那个。

于谦:什么呀。

郭德纲:男祥北郎。

于谦:男祥北郎。

郭德纲:南边阎鹤祥,北边杨九郎。

于谦:嚯。

郭德纲:哎呀。

于谦:这怎么还南边北边分呢。

郭德纲:上学时他俩一宿舍。

于谦:嗯。

郭德纲:一个睡着南头,一个睡在北边,那俩炕上。

于谦:好家伙,按床分的。

郭德纲:热心观众的爱呀。

于谦:这哪位热心观众编的。

郭德纲:都是自己编的。

于谦:嗨,自己编的。

郭德纲:废话,谁有工夫给你们编这个,这不都自个儿捧自个儿嘛是吧,不重要。

于谦:是吗。

郭德纲:不重要。

于谦:哦。

郭德纲:有人爱听咱们好好说相声比什么都强。

于谦:这就是对的。

郭德纲:江山父老能容我,不使人间造孽钱,郭德纲,于谦代表德云社四百多相声艺人向我的衣食父母致敬,谢谢各位了,谢谢。

于谦:过年好各位。

郭德纲:拜年。

于谦:谢谢,谢谢。

郭德纲:为什么管观众叫衣食父母。

于谦:为什么呀。

郭德纲:咱们指着人家吃呢。

于谦:这话不假。

郭德纲:相声就是个手艺。

于谦:嗯。

郭德纲:剃头,修脚,卖菜,说相声,养家糊口的手艺,要尊重观众。

于谦:必须这样。

郭德纲:这点很重要,你看,你看我上台我连手表都不戴。

于谦:我们倒是有这个规矩。

郭德纲:不允许。

于谦:为什么不允许。

郭德纲:好,上台一撩大褂,大金表哗啦哗啦哗啦了。

于谦:嗯。

郭德纲:不像话。

于谦:怎么不像话。

郭德纲:这个说明最起码你没有正经学过相声。

于谦:哦,这不在规矩里头。

郭德纲:那是,观众看你戴大金表,观众心里咯噔一下子。

于谦:干嘛他们。

郭德纲:看看票,看看你的表,看看票,看看表,那都我那钱买的。

于谦:嗨,还会这么想。

郭德纲:但是女演员是可以的。

于谦:姑娘们行吗。

郭德纲:那穿旗袍,来高跟鞋,金的银的翡翠的,大金表。

于谦:能戴。

郭德纲:得儿哒,得儿哒往台上一走,那观众心情就不一样。

于谦:他们怎么想。

郭德纲:看看票,看看人,看看票,看看人,那都我给她买的。

于谦:好,还挺自豪。

郭德纲:说相声的招谁惹谁了。

于谦:就是。

郭德纲:挺好玩,有的时候观众比说相声的还可乐。

于谦:观众倒可乐。

郭德纲:你看我今儿来的时候电视台门口有一小姑娘,那个你不要走。

于谦:干嘛。

郭德纲:你是范思辙他爸爸吗。

于谦:嗨,这。

郭德纲:我说是我,你好。

于谦:就这么说。

郭德纲:你能让郭麒麟改个名字吗。

于谦:改什么名字。

郭德纲:我说姑娘你怎么了,我是他的粉丝。

于谦:好啊。

郭德纲:我是他粉丝,我希望他以后改个名字叫丁一。

于谦:干嘛非得叫丁一。

郭德纲:为什么呀姑娘,我想把郭麒麟仨字纹在身上,笔画太多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都纹上这一个胳膊都纹不过来。

于谦:郭麒麟。

郭德纲:改丁一就好办得多了。

于谦:没听说过。

郭德纲:我说孩子你这个心情我可以理解,这可能很难。

于谦:这不,不行。

郭德纲:你不行你纹我的名字。

于谦:你。

郭德纲:你少来,郭德纲这仨字也不少笔画。

于谦:对呀。

郭德纲:我说你可以改我的艺名纹在身上。

于谦:您有艺名吗。

郭德纲:咱有艺名啊。

于谦:叫什么。

郭德纲:biang饕餮。

于谦:哪仨字。

郭德纲:biangbiang你不知道。

于谦:biang

浏览 (55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关注领取台词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0-2024影视台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