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德云社相台词丨孟鹤堂周九良《综艺咖》文字稿(完整版)
影视台词网    2024-05-05 21:17:0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孟鹤堂:感谢大家掌声。

周九良:谢谢大家。

孟鹤堂:又过年了。

周九良:是。

孟鹤堂:依旧的我们还是陪着天津的父老乡亲在这儿过年,孟鹤堂,周九良在这儿给天津的父老乡亲们拜年了。

周九良:大吉大利。

孟鹤堂:过年好,过年好,要说今年真是不同的一年。

周九良:不一般。

孟鹤堂:二零二零年让我们大家有很多的记忆点。

周九良:嗯。

孟鹤堂:希望大家能忘掉一些痛苦,但是要记住一些我们被感动的瞬间。

周九良:还有一些欢乐。

孟鹤堂:比如说因为疫情的原因,我们演员跟观众拉开了距离。

周九良:没有演出,很久没有见面了。

孟鹤堂:但是我们的心是在一块的,而且我们有另外一种方式跟大家见面。

周九良:什么方式。

孟鹤堂:通过荧屏。

周九良:哦。

孟鹤堂:我们有很多的综艺节目。

周九良:线上活动。

孟鹤堂:对不对,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也认识到了我们德云社的相声演员。

周九良:就是通过网络和传媒跟大家见面。

孟鹤堂:好多的节目我们都录制了。

周九良:对。

孟鹤堂:综艺。

周九良:啊。

孟鹤堂:就是说德云社集体出圈了。

周九良:对。

孟鹤堂:我们是这么理解的。

周九良:您先等会儿,什么您嘞。

孟鹤堂:啊。

周九良:什么。

孟鹤堂:集体出圈。

周九良:没等出圈,都炸圈了。

孟鹤堂:什么叫炸圈。

周九良:那什么叫出圈。

孟鹤堂:那叫什么来着。

周九良:出圈。

孟鹤堂:师父说了,大师兄不让出圈儿。

周九良:《西游记》咱这是。

孟鹤堂:不是那叫什么,出圈儿,反正就出圈儿。

周九良:出圈儿,对。

孟鹤堂:录了很多的综艺,比如说我们德云社自制的团综,《德云斗笑社》。

周九良:没错。

孟鹤堂:郭麒麟参加的那个奔跑吧小老弟。

周九良:对。

孟鹤堂:还有饼哥参加那个走光吧哥哥,多好。

周九良:您看过电视吗。

孟鹤堂:那什么。

周九良:追。

孟鹤堂:对。

周九良:追。

孟鹤堂:追走光的哥哥。

周九良:对。

孟鹤堂:多好那节目。

周九良:您说不对了。

孟鹤堂:奔跑的小老弟追走光的哥哥。

周九良:哎呀。

孟鹤堂:咱不说这些节目,咱就说孟鹤堂今年参与了多少类型的综艺节目。

周九良:您呢。

孟鹤堂:你看有歌舞类的,文化类的,美食类的。

周九良:是。

孟鹤堂:探索类的。

周九良:还探索类。

孟鹤堂:就这些类节目,孟鹤堂虽然说在里面表现得非常优秀。

周九良:嗯。

孟鹤堂:非常的棒,非常的亮眼,但是孟鹤堂就止步于此了吗。

周九良:嗯。

孟鹤堂:不。

周九良:您。

孟鹤堂:孟鹤堂没有止步于此,孟鹤堂还有更厉害的。

周九良:啊。

孟鹤堂:孟鹤堂。

周九良:您还要干嘛。

孟鹤堂:我还有拿手的综艺没有参加过。

周九良:哪种类型。

孟鹤堂:荒岛求生。

周九良:野外生存。

孟鹤堂:对了。

周九良:就您。

孟鹤堂:这咱没参加过。

周九良:您这小体格儿。

孟鹤堂:我怎么了。

周九良:哎呀。

孟鹤堂:我怎么了,周九良,我就问你,给你搁大森林里,你怎么办。

周九良:我。

孟鹤堂:啊。

周九良:大森林。

孟鹤堂:啊。

周九良:就到这儿了。

孟鹤堂:什么就到这儿了。

周九良:有点艰难险阻吗,大森林。

孟鹤堂:搁沙漠里你怎么办。

周九良:再困惑一点。

孟鹤堂:给你搁海岛上你怎么办。

周九良:海岛。

孟鹤堂:给你搁北极你怎么办。

周九良:你甭管是在哪儿。

孟鹤堂:嗯。

周九良:甭管把我搁哪儿,我都能坐以待毙,咱有这方面信心。

孟鹤堂:小小年纪轻言放弃。

周九良:废话,都到那儿了,可不放弃。

孟鹤堂:你不能,你得像我。

周九良:您。

孟鹤堂:向我学习。

周九良:别说大话。

孟鹤堂:你得享受大自然,你得享受,你拥抱大自然。

周九良:到那儿生存,怎么生存,你吃什么。

孟鹤堂:吃什么。

周九良:喝什么。

孟鹤堂:太好解决,最难的就是吃。

周九良:对呀

孟鹤堂:荒野求生你没有吃的你完了,两三天饿死了。

周九良:那你怎么办。

孟鹤堂:最好的办法,雇一厨子。

周九良:对,啊,雇一厨子,您听我的,不如点外卖。

孟鹤堂:点外卖像话吗。

周九良:雇一厨子。

孟鹤堂:你雇一厨子。

周九良:谁跟你去。

孟鹤堂:重金请。

周九良:重金请。

孟鹤堂:厨子来,我先给他来五十公斤的。

周九良:什么呀。

孟鹤堂:镀铜的大金链子。

周九良:镀铜的大金链子。

孟鹤堂:懂吗,这叫低调的奢华。

周九良:太沉了,五十公斤一百斤。

孟鹤堂:一百斤大金链先给他挂上。

周九良:啊,这干嘛呀。

孟鹤堂:这个。

周九良:这有什么用这都。

孟鹤堂:能救命。

周九良:保命。

孟鹤堂:这保命这玩意儿。

周九良:荒郊野外,金链子谁要。

孟鹤堂:咱甭管这个,就是荒郊野外你碰见危险怎么办。

周九良:碰见什么危险。

孟鹤堂:小动物无所谓,你碰,大森林里你碰,棕熊。

周九良:棕熊。

孟鹤堂:碰见棕熊了,周九良你怎么办。

周九良:你甭管碰见什么,我都能坐以待毙。

孟鹤堂:你得想个办法。

周九良:想个办法。

孟鹤堂:怎么把这个危险躲过去。

周九良:我想想碰见一个棕熊,棕熊它要吃,这么着,趴下。

孟鹤堂:干嘛。

周九良:然后心里默念它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。

孟鹤堂:棕熊傻,棕熊看不见你。

周九良:那怎么办。

孟鹤堂:刚才活蹦乱跳,这会儿趴下了看不见你。

周九良:那怎么办。

孟鹤堂:对不对。

周九良:打不过它。

孟鹤堂:观众朋友们少跟这傻子学,这招都不灵知道吗。

周九良:那您有什么办法吗。

孟鹤堂:还得跟我学。

周九良:啊。

孟鹤堂:各位,我这么一说您那么一听,哪天您在大森林里真要碰着棕熊了,您怎么办。

周九良:怎么办。

孟鹤堂:听我的。

周九良:您说。

孟鹤堂:跑,跑啊。

周九良:也别学这傻子。

孟鹤堂:怎么了。

周九良:你跑得过棕熊吗。

孟鹤堂:我跑不过棕熊,我跑得过厨子就行。

周九良:哦。

孟鹤堂:对不对,为什么带厨子。

周九良:哦,我说雇一厨子呢。

孟鹤堂:哎。

周九良:不对呀。

孟鹤堂:怎么了。

周九良:万一您没跑过厨子怎么办。

孟鹤堂:不可能。

周九良:啊。

孟鹤堂:一百斤大金链子这儿挂着,我怎么跑不过他。

周九良:哎,这儿等着呢。

孟鹤堂:要不说这大金链子保命呢。

周九良:对,大金链子保你命那是。

孟鹤堂:保命。

周九良:这不行。

孟鹤堂:怎么不行。

周九良:没人爱看,得适合您的,大伙爱看的。

孟鹤堂:你说取悦大众。

周九良:对,迎合观众什么的,唱歌,跳舞,街舞,还有什么说唱,说唱您会吗,就是参加这种综艺节目多好。

孟鹤堂:要说别人说不会,成,我要说不会,那叫欺师灭祖。

周九良:怎么呢。

孟鹤堂:说相声的哪个不会说唱,对不对,是说相声的都会说唱,我跟你说,这说唱倒到根儿,那就是相声,快板听过吗,快板那里边词都是说唱,知道吗。

周九良:有关联吗。

孟鹤堂:太有关联了。

周九良:是吗。

孟鹤堂:太有关联,说唱,你听没听过那个说唱版《同仁堂》。

周九良:《同仁堂》那不是快板吗。

孟鹤堂:(说唱)同仁堂,同仁堂开的本是老药铺,先生好比甩手自在王,药王爷就在当中坐,十大名医列两旁。

周九良:行行行。

孟鹤堂:(说唱)先拜药王后拜你,你是药王爷的大徒弟,这个药王爷,本姓孙。

周九良:闭嘴,怎么着谁给你上了弦了这是。

孟鹤堂:说唱嘛。

周九良:说什么唱,这不就是快板词儿吗,这就是《同仁堂》啊,您这词儿都是快板的词儿。

孟鹤堂:快板词儿怎么了,快板词儿怎么了,你要新鲜的。

周九良:对呀,有什么新词儿吗。

孟鹤堂:即兴说唱。

周九良:说唱,对。

孟鹤堂:即兴说唱,当时就是说唱吗,说。(说唱)哟,你租房,新房,二手房,一居,两居,大三居,真房源全在贝壳,(sg)。是不是即兴说唱。

周九良:冲着贝壳我饶了你了,知道吗。

孟鹤堂:对不对,你甭管什么,快板里边的词儿咱都能唱,你哪个段落搁在说唱里边,咱,即兴说唱。

周九良:都能唱。

孟鹤堂:都可以。

周九良:那你唱唱这话筒,唱。

孟鹤堂:真是,来来来,你把快板拿去,你给我唱个话筒我听听。

周九良:我唱。

孟鹤堂:啊。

周九良:行行。

孟鹤堂:就唱唱你们那话筒我听听。

周九良:这张嘴就来,这叫数来宝,对不对,唱话筒。(快板唱)这个麦克风,这个麦克风立当中,要是没电不出声。怎么样。

孟鹤堂:您各位谁想啐他,我帮您。

周九良:怎么了。

孟鹤堂:什么玩意儿,这是什么玩意儿,就这个,完了,就这完了。

周九良:完了。

孟鹤堂:这不欺骗咱们可爱美丽善良的观众朋友们吗。

周九良:您甭舔,您甭舔。

孟鹤堂:就这破玩意儿这老掉牙的东西了。

周九良:那你能来吗,我就这词儿,快板就这词儿。

孟鹤堂:(唱)这麦克风它放当中,要是没电不出声,(sg)。

周九良:这不跟我这一样吗这不。

孟鹤堂:怎么听不一样呢。

周九良:啊,还瞧不起我,说换个词儿,新鲜的词儿。

孟鹤堂:(唱)我拿着麦克风,听着,听着,一二,我不用那么刻意得到了你的关注,把说过坦途的那个铲除,含糊,静静看着我把说唱发电半步,(sg)。这不小菜一碟吗这个,真有意思。

周九良:有点意思。

孟鹤堂:这麦克风比不比你那词儿新。

周九良:能唱上来,我觉得也就唱着这个短的,简单的也就这个,简单。

孟鹤堂:你有长的吗。

周九良:长篇大套的您能来。

孟鹤堂:所有的快板词咱都能行。

周九良:改成这个说唱。

孟鹤堂:绝对跟你的不一样。

周九良:行。

孟鹤堂:新鲜。

周九良:我唱一个,我唱一个,我让你改,行不行。

孟鹤堂:我听听。

周九良:你听着,听这个长篇大套的。

孟鹤堂:这有什么呢这个。

周九良:(快板唱)我唱的是唐僧到西天去取经,他是跋山涉水地赶路程,唐僧他骑了一匹白龙马,八戒沙僧左右不离地紧跟行,他们师徒三人往前走,缺少那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。

孟鹤堂:行了。

周九良:怎么样。

孟鹤堂:行了行了。

周九良:来这个,三大白骨精。

孟鹤堂:哎呀,就这个。

周九良:你能唱出来吗。

孟鹤堂:就这个,什么玩意儿,老掉牙了知道吗,有狗那年就有这个知道吗。

周九良:你甭说这话,你能不能唱说唱。

孟鹤堂:我要能唱出来怎么办。

周九良:唱出来。

孟鹤堂:嗯。

周九良:我拜你为师。

孟鹤堂:收了。

周九良:什么就收了。

孟鹤堂:收了。

周九良:不是,你先唱。

孟鹤堂:我又没徒弟,收一九字科的土地也可以,你就是我顶门大弟子好不好,顶门大弟子,回家你就给我顶门去。

周九良:甭这闲篇儿,先唱。

孟鹤堂:有什么难的这玩意儿。

周九良:唱,唱,说唱,嘻哈。

孟鹤堂:张嘴就来嘛。

周九良:sg)。

孟鹤堂:呱。

周九良:切克闹,来。

孟鹤堂:打碟师,来个节奏。

周九良:他能唱。

孟鹤堂:打板啊。

周九良:还得打板啊。

孟鹤堂:现在你就是打碟师。

周九良:行行,好。

孟鹤堂:唐僧到西天去取经。

周九良:我踹你了我,这不还是我那词儿吗。

孟鹤堂:能一样吗。

周九良:你唱你的词儿。

孟鹤堂:(唱)别名金蝉子说唱精英,身骑着白龙马,特别的帅气,他要带三个徒弟一起去往外地,只因那白骨精她是一个奇葩,喜欢吃唐僧肉,孤独的美食家,于是她角色扮演,角色不停变换,孙悟空把她打倒三次不会厌倦,可惜唐僧他中计把悟空误会了,师徒之间不信任怎么共同富贵呢,唐僧他落入圈套,变得强颜欢笑,寄希望于天道,妖精们在尖叫,孙悟空不计前嫌去把师父营救,师徒四人一起去往西天功成名就,时间到。

周九良:他唱上来了。

(完)

浏览 (76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关注领取台词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0-2024影视台词网